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04章 第 104 章(1/2)
装A的反派是会被标记的 [娱乐圈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段嵊在大力地敲门声中醒来。

  《深春》彻底杀青, 回到家后,他昨晚和顾景明久违地再次喝了酒。不过两个人都累的很, 最后段嵊还没有彻底喝醉之前, 两人一起洗漱完便睡在了他家。

  敲门声仍然在继续, 似乎还有人喊着一个什么名字——不是段嵊的名字。

  段嵊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  他下意识往旁边一抱,却发现身旁空空如也, 床也小的可怜, 他翻个身伸手, 手都直接落在了床外。

  本来还有都睡意这一刻彻底消散了。

  段嵊猛然坐起。

  门外敲门的人还在喊着“林老师?林老师学生们都在等你上课, 怎么还没起?”

  相处了这么久,对顾景明曾经来到《星途》到最后和他在一起的经历已经倒背如流的段嵊皱了皱眉。他立刻起身, 第一时间没有管外头的催促声,而是走到卫生间看了一眼镜子。

  果不其然,镜子里似乎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, 只是样貌清秀, 没什么特质,一头头发还睡的有些乱,发梢翘起。

  段嵊心中逐渐焦急, 门外的催促声更是让他有些心烦意乱。

  他怎么会变成了这个“林老师”,到了这里?顾景明又在哪里?会不会有什么事?

  段嵊深吸了一口气,转头在在房间里张望了起来。

  房间很小,像是类似于宿舍的样子, 桌上还放着一些课本资料。段嵊刚一低头, 便瞧见了这个林老师的基本信息和学校名字。

  这是一个初中。

  初中的名字和林老师教的班级是……

  段嵊缓缓睁大了眼睛——顾景明同他说过的, 曾经来到《星途》之前的人生里,顾景明就读的初中和所在的班级。

  眼前的一切和顾景明有关系,段嵊担心顾景明的焦急便总算缓了缓。

  他现在不知道为什么,成了顾景明当初所读初中的班主任。只是方才镜子里这个人只有三十岁上下,可距离顾景明读高中好歹也有十几年了,总不可能这位林老师从十四五岁就开始教书了吧?

  他带着疑惑,洗漱了一番换上衣服,用精湛的演技掩饰下了自己内心真正的情绪,凭借顾景明对这位曾经的班主任几句话的描述,露出了温和的笑容。

  他拿着桌上的教案,总算开了门。

  门口一直催促他的是一个年纪更长一些的老师,段嵊连这人的脸都还没来得及记清楚,这人就拉住了他,基本等同于跑地快步往前走,同他说“你今天怎么睡过头了整整一节课?老徐帮你代课都已经下课了,好在本来应该是老徐的下节课还没开始,你就当和他换一下,免得被主任他们骂。”

  段嵊一边观察着周围,一边跟着这位好心的同事走。

  这位林老师明显不应该在正确的年纪,反而像是在顾景明还在读书时的年纪。

  来到教室门口时,段嵊已经有了隐隐的猜测。待到他走进教室,轰乱一片的教室骤然安静了下来,所有年轻稚嫩的眼睛都看向了他。

  他却只在一片穿着校服的孩子中瞧见了一张有些熟悉的脸。

  还未彻底长开的少年坐在教室的最里端,座位靠着窗,书桌上散落着几本练习册。而少年转过头来,同其余的孩子一样看向他,淡茶色的双眸闪动着懵懂与青涩。

  即便还未彻底长开,这张脸在窗外天光的勾勒下也充斥着俊朗与少年的清新。

  而这样纯然的眼神……

  不是已经历尽千帆、眉目间满是矛盾的温柔与傲然的青年。

  这是顾景明的少年时,是他缺席的那段读书时代。

  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,却觉得这似乎冥冥之中给他的一次机会。他心上的那个人从书本里认识他,知晓他的全部人生,以各种方式见证着他的成长。

  可他只认识来到《星途》之后的顾景明。

  此前种种,只有从顾景明口中流露出的只言片语。

  他脑海中百转千回,目光却始终不着痕迹地留在了少年的顾景明身上,缓步走进了教室。

  这位林老师似乎平时在班级里人缘就不错,直到他走到讲台前,也没有任何一个学生捣乱,教室里十分安静。

  段嵊却没打算上课,他连这位林老师教的是什么都不知道,自己也不是一个老师,看着教案也只会满头问号。

  他干脆随手将东西往讲台上一丢,随意找了个理由,让这节课变成了临时的自习课。

  初中时期的学生们自然对这种和休息开小差一般的自习课乐意至极,纷纷拍手叫好。而少年的顾景明只是微微挑眉笑了笑,十分不羁地往椅背上一靠,从抽屉里抽出了执笔。

  ——果然如顾景明所说,年轻的时候是个傲气十足的小太阳。

  少年时期的顾景明不认得他,自然更不可能从这个林老师的壳子中看出段嵊的灵魂。他根本没有施舍给段嵊这位临时上任的班主任任何多余的眼神,掏出一本好似速写本一样的本子之后,就拿着铅笔不知在画着什么。

  段嵊在教室里巡视一般地来回走动着,每每走过顾景明坐的那一块,总是刻意地拖慢脚步。不过他看到学生们在做别的事情也没有管,渐渐的一些开小差的学生都大胆了起来,对段嵊的来回走动视若无睹。

  少年的顾景明也是其中之一。

  段嵊刚开始走的时候,少年总会刻意盖上本子。

  但后来已经肆无忌惮地画了起来。

  段嵊不知第几回路过的时候,少年双脚蹬在桌子腿中间的横架上,椅子被蹬得微微向后倾斜,还随着少年的动作一晃一晃的。

  骨节分明又白皙的手握着普通的铅笔,速写本搭在桌子的边沿上倾斜地立着,铅笔笔尖在纸上快速地流淌。

  已经些微有些成型的人跃然纸上。画上的少年穿着校服,拎着书包侧着脸不知在看着什么,全身已经完成了,唯有手中拎着的书包还在缓缓地补足细节。

  画技稚嫩,远远比不上顾景明成年之后的灵气逼人、技巧跃然。

  可段嵊却一眼看出了那就是少年顾景明自己。

  ——原来小时候还挺自恋的。

  他想。

  他迈着步伐继续往前走,听见身后传来掩耳盗铃的悄悄话声音。

  顾景明的前桌似乎转过头来,低声和他说“别画了,画这个有什么用,每次约你打球你都不打。”

  “就是不打,”顾景明吊儿郎当的开口,少年的嗓音还带着些许沙哑,却掩饰不住嗓音的清冽,语气更是傲然恣意,“你无不无聊啊?就你那群打球的哥们,一个个技术都菜的要命,和你们打球就是菜鸡互啄。”

  “哎哟喂,顾大少爷,您这一次都没参加呢,就说我们菜鸡互啄了?您可还不会呢!”

  “没学而已!”完全不顾段嵊这个“班主任”就在附近,少年居然吹了一声口哨,吊儿郎当道,“我要是学了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