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6章 第 46 章(1/2)
袖中美人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第四十五章

  萧叡被气笑了, 正要说话, 龙辇停下, 前方已到乾清宫宫门口。

  他且不与怀袖拌嘴,直接脱披风, 把怀袖整个儿不客气地包成粽子般裹下车。

  自打他登基以后,怀袖鲜少跟他吵架,可一旦跟他吵起来, 他都吵不过, 着实牙尖嘴利。

  他真恨不得把这个不识趣的女人扔在床上, 摔打一下她, 让她知道什么叫疼。

  可真走到床边了, 萧叡又舍不得,她抱在臂弯里那么轻, 生着闷气, 像是对待一件珍贵脆弱的瓷器, 在床边踱了几步, 才僵硬地小心地把人放在床上。

  她一无所有,所能依靠的唯他一人而已, 又这般柔弱,只要他稍一狠心,她便没了活路,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, 就怕一不小心弄死了她, 也怕别人要弄死她, 恨不得把人揣在袖子里。

  说她柔弱吧,又这般性情坚硬,硬到他花了这么多年,还是没能将她驯服。

  萧叡满腹怒气地盯着他,无可奈何地在床前徘徊,对她说“怀袖,能别闹了吗?”

  她答“我现在还是怀袖吗?怀袖是四品尚宫,我不是,我是庶民秦氏。”

  “你……!”萧叡想骂她,又不知道从何骂起。

  怀袖还没解开把她裹成毛毛虫一样的披风,抻着脖子,心平气和地问“陛下为何如此恼怒?民女有哪句话说错了吗?有哪句话不敬吗?民女不懂。民女现在不便起身,不然民女现在给您跪下?”

  说着,怀袖还真的站了起来,挣开桎梏住自己的披风。

  萧叡看着自己的披风沉沉坠落在地,脸色愈发难看。

  怀袖没跪,直直站在他面前,几如逼迫“请陛下念在我从龙有功,多年服侍您的份上,赏我出家清修吧。”

  萧叡吐出每一个都像是吐出刀片,切割他的喉咙唇齿“……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吗?”

  怀袖沉默了一会儿,道“您已经问过很多遍了,为什么还要问呢?”

  萧叡在椅子上颓丧地坐下来。

  如今他与怀袖不过一对怨侣罢了,怀袖的去意或许始自他登基时,或许始自更早以前。

  一直以来,都是他在强留怀袖。

  纵有鸾胶,亦难再续。

  怀袖猜不透他在打什么主意,平静下来,静静望着他。

  萧叡道“你换身裙袄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  怀袖颔首“好。”

  怀袖去到屏风之后,雪翡拿上来一件她一看就很眼熟的衣裳,大宫女的冬制裙袄,她少时穿了许多年。

  为了皇家的体面,宫人的衣裳自然也用的是好料子,但必然越不过主子,还是单薄,每到冬天都得熬。

  只穿这身还是冷,又系上锦面斗篷,手上戴了袖筒,脚下也换了一双皮草韦鞮。

  怀袖先是敷腿揉腿,上药,再换上衣服,前后花了小半个时辰。

  她再站起来走路,便觉得膝盖剧痛。当时她跪着的时候一直忍着忍着,忍久了,觉得自己已经忘掉了疼,反而去舒服的地方歇一会儿,疼痛才一股脑儿后知后觉地涌上来,疼得有些压不下去。

  怀袖忍了又忍,才站了起来,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出去。

  萧叡也把朝服换下,先前他下了朝便直接去慈宁宫,衣服都没换,现在才有空换上一件素色常服,外罩一件墨色遍地金鹤氅,头戴玉冠,长身玉立,俊美无俦。

  他对怀袖伸出手“过来。”

  怀袖将手搭在他的手心,萧叡便握住她的手,牵着她手。

  怀袖的手很冰,他一握住就被冰了一下,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。

  两人没搭乘御辇。

  仅萧叡牵着她走,一路往小花园去。

  正如当年他还是个小皇子时,手心冒汗地牵着自己心爱的小宫女,穿行过在黑暗静谧而狭窄的宫廷长道,一起去寻觅一处无人知晓的秘境,使彼此可相互依偎。

  而今却是在白日,天光之下,众目睽睽之中,他已是皇帝,应该没人能管得了他做什么才是,可他还是觉得有些出格,这不是乾清宫内,不是在马车里面,是在外面。

  可他快憋疯了。

  为什么他想喜欢个女人都不可以呢?

  怀袖跟着他走了几步,跟不上他的脚程,实在是忍不住,轻声道“你走慢些,我膝盖疼。”

  萧叡就把她打横抱起来前行,怀袖只得把斗篷上的兜帽戴上,自欺欺人地挡一档脸。

  午后的阳光已然薄弱下来,春寒料峭,乍暖还寒,玉兰、梅花开得正好,亦有几种耐寒的牡丹也含苞待绽。

  花丛之中,簇拥着一尊神女冰雕,在日光下,如玉如晶。

  雕作怀袖的等身高度和尺寸,准确的说,应该是她离宫前的尺寸,她一场病后,已没那么丰腴饱满了。

  她见到这座冰雕,心下茫然一片。

  萧叡的父皇曾为她的宠姬做过这个,可是,那位宠姬被皇后害死,他落了两滴泪,转头便有了新的爱妃。

  感动不起来。

  御花园的宫女和妃嫔都被驱散,只剩此时这里只剩他们两人。

  萧叡不去看冰雕,只看怀袖的神色,她的目光还是那样冷,冷得他的心都要结了冰。

  烟花如此,冰雕亦如此。

  他想重温鸳梦,怀袖却一直兴致乏乏,好似只有他一个人在为少年时而遗憾。

  萧叡问“你为什么不喜欢呢?不好看吗?十六岁那年,你不是与我说冰雕很美吗?”

  怀袖正站在自己的冰雕旁,冰雕被阳光照到都会融化,她却像是雪落在上面也不会融,一字一珠地说道“好看。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  怀袖想了想,问“七郎,你还记得你为我做过一盏小冰灯吗?”

  萧叡点头“记得,你很喜欢。”

  怀袖笑了笑,她只是轻笑了一下,浅露了露小梨涡,萧叡的心弦像被拨动,更紧得握住她的手。

  却听怀袖说“是,我那时好喜欢。可我只是一个小宫女,我没地方可以放他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渐渐化了,又差点被别的宫女发现,我慌张之下只好把他揣在我的心口,揣得越近,它便融化得越快。到最后,不过是一滩打湿我衣裳的脏水而已,还害我寒邪入病一场。”

  萧叡哽咽着说“我再做一盏给你,我亲手做。现在你可以存它了,我有冰窖,就算是酷暑,也能存住它。”

  怀袖摇了摇头,她又笑了“谁要将心爱的东西藏在又黑又冷的地下冰窖啊?心爱,心爱,自然是要放在心上的。可放在心上他就会化掉。而且,我只喜欢那一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