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 7 章(1/2)
袖中美人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怀袖不急不躁,没有训斥责骂她,温温柔柔地问“你知道‘老姑婆’此词由何而来吗?”

  喜鹊现在知道害怕了,嘴唇嚅嗫,摇了摇头“不、不知道。”

  怀袖道“在南广一带,当地蚕女自食其力,做工赚钱,有些不嫁人,就会进姑婆屋与其他终身不嫁的女子住在一起,有许多会终身保持处子之身,她们相互扶持依靠,自己将头发扎成长辫子,盘成一团髻,称为自梳。她们自称自梳女,或者老姑婆。这便是‘老姑婆’的由来。”

  “这世间女子多身不由已,我想在座的女子多是被父兄几两银子卖进宫中的。妾本是财罢了。老姑婆一生不必靠人养,自己种地、养蚕赚钱养活自己,有几个女人如她?这有何可笑呢?”

  喜鹊羞愧极了,小脸涨红成猪肝色。

  怀袖想的便是出宫之后,买个小院子,做点生意,挣钱养自己。她没打算要嫁人,她在宫里伺候那个变、态皇帝伺候够了,没兴趣再自讨苦吃,伺候另一个男人。

  她打算到时候收养个孤儿,自称寡妇,想来还有几分大仇得报的快意。

  方才听这小傻妞咒她没男人要,她不怒反喜,若是能灵验是最好的了。

  让萧叡别来她的屋子了。

  众宫学生们皆垂首听训,深以为然。

  怀袖继续道“《内训》有言口如扃,言有恒;口如注,言无据。一个人的嘴巴如果像门一样牢,那他说话便言之可信;但假如他说话像流水一样滔滔不绝,那他说的话一定是毫无依据的。你们都没读过吗?”

  宫学生们纷纷道“读过。”

  怀袖看这群小丫头片子们都被教训得服服帖帖,对喜鹊说“你瞽言妄举、多嘴献浅,且冒犯上司,我罚你三个月俸,抄《言规》一百遍。三日内交给我。”

  喜鹊老老实实道“是,姑姑。”

  雪翡旗开得胜,躲在她背后,对喜鹊得意地笑了笑,狐假虎威,只把喜鹊气得鼓起双腮。

  怀袖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,转过身,也对雪翡说“你也一样,罚你抄《言规》五十遍。出无谓之言,行不必之事,不如其已。”

  雪翡一下子蔫儿了。

  虽然苗氏时常针对她,但是怀袖向来不接招,倒不是她多宽容大量。先帝时她为了爬上尚宫之位,亦与不少人别过苗头。

  如今她女官一路已经走到顶,那些个人再怎么对付她,也越不过皇上。她只要不犯大错,萧叡不罚她,这位子就坐得安安稳稳。

  人人都羡慕她风光,其实她压根就没想守这个位置,谁爱坐谁坐。她心愿已了,留在宫中只是因为暂且无法脱身而已。

  这一通恩威并施下来,众宫学生颇对她折服。

  怀袖没逗留太久,本来也只是经过,顺道看两眼而已。

  待怀袖走后,雪翡蔫蔫儿地倒在桌案上,委屈道“姑姑怎么连我一起罚?”

  雪翠骂她“你该,姑姑时常教导我们要谨言慎行。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。谁让你非要显摆?活该你罚抄。”

  雪翡拉她的衣袖“好妹妹,你帮帮我吧。帮我抄十张?五张?”

  雪翠瞪她“姑姑让你自己抄,我才不帮你,我还要盯着你抄。”

  喜鹊已经坐下来开始抄《言规》,以正好能让她听见的声音道“姑姑让我们修身正己,我才不偷懒,我两日便写完拿去给姑姑看。”

  雪翡立马来劲“我一日就能写完!哼!”

  雪翡回了院子,做完活,继续抄《言规》。

  怀袖散值回来,透过窗子,看到她的小脑袋,正埋头奋笔直书,雪翠在一旁研磨。怀袖进屋,问她“抄几遍了?”

  雪翡道“十八遍了。”

  怀袖翻看她的罚抄,抽了好几张出来,沉着脸,逗她说“这几张抄得字太丑,重抄。”

  雪翡像是挨打的小狗一样哭丧着脸。

  雪翠助纣为虐,凶巴巴道“我就说了吧!让你写得端正点!”

  雪翡呜呜两声。

  怀袖这才笑起来,拿起旁边的书,轻轻敲了一下她的头“我吓你的。你这小丫头,胆子忒大,是该杀杀你的胆子才是。”

  雪翡、雪翠这对小姑娘刚进宫就被她捡过来养,像她的女儿一样。雪翡年纪大,却更活泼机灵,只是有些粗心大意,还容易骄傲自满;雪翠年级小,文静细心,但是胆子太小,总不敢自己拿主意。

  每天怀袖看到她们俩,就想起小时候自己和姐姐相处的场景。后宫之中尔虞我诈,她当年也有要好的小姐妹,已经死了。她只愿两个孩子能够好好活下来。

  她既觉得两个小孩子善良可爱,又为她们感到担心。

  怀袖敛起笑意,神色稍肃,轻声道“我每次看到你俩,就想起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