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二七九 官养匪(1/2)
第一氏族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/!无广告!

  “想法不错,为何没有施行?”赵宁问张京。

  这个问题一出,张京刚刚的兴奋劲儿顿时烟消云散。

  他怅然喟叹:

  “世间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岂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且不说梁山本就有一股豪杰盘踞,张某贸然过去并不妥当,就说汴梁的官府,也不允许张某轻易离开白沟河。”

  赵宁微微颔首,已是明白了张京的意思。

  扈红练却不明白,她追问道:“汴梁官府不允许你离开?这是什么说法。他们难道还希望境内有你这样的悍匪?”

  张京奇怪的看了扈红练一眼,似乎是对她有这样言论很不解,因为在他看来,这是一件不言自明的事情。

  “官养匪。”赵宁简单为扈红练解释了一句,“古来就有的把戏。”

  一品楼跟绝大部分江湖帮派都不同,他们不跟官府勾结,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,正因如此,他们才能一直保持本心。一旦进了权钱交易的大染缸,在里面摸爬滚打,只怕没几个人能保持初心不坏。

  张京大点其头,看赵宁的眼神就像是看知己,后者让他很有倾诉的欲望,遂继续道:“这天下的绿林豪杰、江湖悍匪能够一直存在,不是因为我们强到可以对抗官府,战胜朝廷官兵的围剿——我们哪能跟皇朝扳手腕?而是因为官府养寇自重!

  “更有甚者,官匪勾结。

  “为了‘清剿’张某,汴梁官差隔三差五就会纠集人马出动,跟张某战上一场。所谓战鼓一响黄金万两,汴梁官兵每回出动,朝廷都会有大量钱粮拨下来,相关官吏便能借机中饱私囊,所以汴梁官兵从不把张某逼上绝路。

  “若是张某哪天消失了,这些官吏的财路岂不是断了?故而他们也不允许张某离开。”

  扈红练听到这里,整个人都惊得说不出话来,她以前只知道豪强、大族跟官府相互勾结,来往密切,这她能理解,毕竟钱、权不分家。

  但她却没想到,原来官、匪也是一家。

  赵宁对此早有认知,当然不至于大惊小怪。

  将门需要战争来突显自身的地位,同理,地方官兵就需要悍匪来佐证自己的价值。

  战争没了,天下承平日久了,将门处境就会很尴尬,地方没了匪盗,官兵的重要性也不再那么高,虽说不至于被过河拆桥卸磨杀驴,但官兵的利益肯定会大为减少。飞鸟尽良弓藏、狡兔死走狗烹,这道理永远不会过时。

  众人说到这里的时候,一名青衣人进来禀报:汴梁方向有高手逼近,预计是好几个元神境修行者。

  “看来你今夜的行为,已经触碰了官府底线,他们坐不住要来找你麻烦了。”赵宁看了张京一眼。

  盗匪收过路商贾的买路钱,乃至劫掠商队,只要不怎么杀人,官府都可以纵容姑息,但盗匪大举下山攻打地主庄园,为祸乡里,这个影响就太大。

  别的不说,地主可比商贾的地位高多了。

  张京咬牙道:“张某今夜敢这么做,就是不怕跟他们鱼死网破!被官府日夜煎迫,骑在头上拉屎的日子,张某是过够了,这回张某要跟他们真刀真枪干一场,让他们知道张某不是他们可以任意拿捏的!”

  赵宁浅啜了一口清茶,没说什么。

  ......

  李彦是东京汴梁城中,寒门官员里排名前三的人物,元神境中期的修为让他可以在听闻杏花村惊变后,带着一队元神境高手火速赶来驰援。

  眼看远处的杏花村火光冲天、浓烟滚滚,交战喧嚣之声不绝于耳,李彦脸色阴沉得像是能滴出水来,“张京这个混账,竟敢率众公然攻打乡里,这是活得不耐烦了不成?!”

  控制张京这股河帮悍匪,一直是他在具体负责,前面这几年双方“相处”得还算不错。

  一方面张京行事还算讲规矩,只劫财不杀人,造成的影响力有限,汴梁府虽然经常接到商贾们的状告,但声势都可以控制。

  汴梁府每年只需要出动兵马“清剿”对方一次,带上几百颗人头回去,并让对方安静一段时间,就足以向朝廷邀功并且平民愤;

  另一方面,除了钱财方面的考量,张京对汴梁府而言还有另外的大用,所以只要张京“安分守己”,李彦是不介意让对方一直做“白沟太岁”、一方豪雄的。

  “今年流民多,张京的势力膨胀过快,羽翼丰满之后,难免野心滋长,现在率众为祸乡里,破坏规矩,也是情理之中。这回只需把他带回去,让他在牢狱里吃点苦头,磨磨他的性子,往后他自然就会知道该怎么做人。”

  说话的是个面容阴鸷的男子,同样的元神境中期修为,此人名叫蔡贯,是汴梁驻军的主要将领之一,往先汴梁官兵攻打张京,多数时候是由他统率。

  李彦冷哼一声,一边赶路一边轻蔑地道:“要不是因为这几年流民产生得过快过多,总得给他们找个去处,而张京在这件事上为汴梁府解决了麻烦,我们怎会让张京过得这么舒坦?”

  流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,官府赈济只能让他们一时不能饿死,要彻底解决这个麻烦,就必须让他们有个去处。

  张京存在的最大意义,就是帮助官府收拢了这些流民,没有让这些流民大规模作乱,影响汴梁秩序与官府名声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