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二五一 一方乐土(1/2)
第一氏族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/!无广告!

  大雪停了半日,日头竟然冒了出来。

  坐在城楼飞檐上沐浴明媚阳光的尺匕,身上就多了几分光明圣洁的味道。

  李大头找机会换了裤子,但心情并没有变好,那泡狗屎他当然不用吃,但伙计们幸灾乐祸的嘲笑与戏谑,还是让他的心头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。

  他们这些伙计平日里虽然经常厮混在一起,看起来分外熟络亲近,实则都是表面之交,所以在有机会拿他人取乐让自己开心的时候,所有人都极尽挖苦之能。

  最让李大头不能接受的是,在那泡狗屎之前,他今天已经两度成为伙计群的中心人物,体验到了被关注和一点点被追捧的快感,正是飘飘然的时候,突然之间就被众人翻脸踩在脚下,这让他对左车儿痛恨到了极点,连带着觉得午后的阳光也分外丑陋,嘟囔着狠狠骂了几句鬼天气。

  依照李大头的暴躁性子,他本来想去找左车儿的麻烦,将怒火发泄到这个让自己丢脸的“罪魁祸首”身上,但没等他走过去,就看到左车儿身前多了一名青衣人,正在跟对方交谈着什么,看得出来左车儿很激动,兴奋的脸都红了。

  最后那名青衣人还拍了拍他的肩膀,好似已经成了朋友一般。

  这让李大头投鼠忌器,不得不停住了脚步。

  恨意这种东西,刚开始冒出来的时候或许不大,无论用哪种方式,只要是及时消解了也就没了,但如是被压抑下去,那就会很快变得浓烈,忍一时越想越气,退一步越想越亏,就是这么个道理。

  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,李大头对左车儿这个小了他不少,在他看来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的家伙的恨意,已经变成了仇恨,他发誓,不找机会狠狠揍对方一顿绝不善罢甘休。

  但还没等他去找左车儿的麻烦,麻烦首先就来找到了他。

  当李大头看到刘婆婆的小孙女,被一个美得不像话的富贵女子拉着,出现在铁匠铺前的时候,他就意识到了危险,因为小丫头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恨意。这时候,李大头骤然回忆起小丫头被瘦虎儿带走时,因为他对刘婆婆一家人刻薄无耻的编排,回头看他的那个眼神。

  他就感到大祸临头了。

  彼时他之所以敢通过肆无忌惮编排刘婆婆一家人,来达到哗众取宠的效果,就是认准了不会有人能来找他的麻烦,可现在小丫头不仅自己回来了,还来到了几名威压深重的青衣人。刹那间李大头悔得肠子发青,恐慌让他忍不住双股颤栗,很想回到过去避免这件事的发生。

  他当然不能回到过去。

  所以在扈红练跟小丫头确认了目标无误后,就冷漠的宣告了李大头的命运:“老天给了你这张吃饭的嘴,你却用它来喷粪,既然如此,我看你也不用吃饭了。”

  “大侠饶命,大侠饶命,我错了,饶命啊!”李大头噗通一声在小丫头面前跪下来,连连向扈红练磕头。之前他有多嚣张恶毒,此刻就有多悲戚惊恐。

  上前来的青衣人并没有理会他的求饶,一把将他揪了起来,二话不说,一巴掌就扇在了他脸上。李大头嘴里的牙齿立即飞出去好几颗,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,不等他惨叫出声,青衣人的第二巴掌又甩在了他另一边脸上。

  这下他的脸肿得非常对称了,体现出青衣人对力量的精准控制,而他满是鲜血的嘴里,牙齿已经不剩几颗。就这样,青衣人一巴掌接一巴掌,直到将李大头的牙齿全部抽飞,将他的嘴抽得快要烂掉,这才将他丢在地上。

  李大头被抽得浑身没了力气,瘫坐在地发呆,好似傻了一般,好半响,他回过神来,想要捂住流血的嘴,却一碰撕心裂肺的疼。

  周围各个店铺的伙计们,在第一时间就靠了过来,看到李大头被打得没有人样,他们无不是脸色大变,看青衣人的眼神充满畏惧,有的人甚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生怕它掉了一样。

  从这一刻开始,他们已经默默下定决心,再也不嘴碎嘴毒肆意嘲讽谩骂别人,否则,指不定哪天就落得跟李大头一样的下场,这可就太惨了些。

  扈红练来的突然,抱起小丫头走得也快,但他们给看到这一幕或是知晓这一幕的人,留下的心理冲击却是持久不散。这些人都已经意识到,青衣人不仅会杀那些无恶不作的人,就连李大头这种行为也是会管的。

  这让他们在日后不得不收敛自己的言行。

  第二日,青衣人就消失在松林镇,而对他们充满敬重的谈论,却持续了很久很久。

  李大头从此不敢再发惊人之语,变得沉默寡言,整个人都颓唐了许多,也安分了许多,就是嘴上的伤三五日好不了,牙齿也没了,每日只能忍着疼喝稀粥,渐渐就消瘦了下来。

  但他心中的怨恨并没有消散,反而愈发浓郁,不过他不敢明目张胆表现甚么,也不敢对青衣人报以怨言,只能把怨忿集中在左车儿身上,打算在确认青衣人已经离开这片地界,不会再出现后,找个机会去好好教训对方一顿。

  起初他俩之间的嫌隙,不过是李大头自惭形愧、恼羞成怒的嘲讽罢了,到了这个时候,两人都没照过面,李大头却已经恨不得将对方弄残。

  在几乎所有人都在赞颂青衣人的时候,李大头却逐渐痛恨他他们。他希望官府能将他们都抓住,把他们都砍头,如果有那一天,李大头一定会到刑场拍手叫好。

  他无数次告诉自己,这不是因为对方打了他,而是因为对方目无王法,私刑杀人,官府的布告上都是这样说的,他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正直的人,应该痛恨这些罪犯。

  可惜的是,李大头没有找到对左车儿动手的机会,而且也一直不会有机会。

  酒楼的东家换了人,新东家也不知为何,对左车儿格外器重,竟然让只有十几岁的左车儿做了酒楼的二掌柜。

  酒楼之所以是酒楼而不是酒铺,首先得有楼才行,因为酒楼规模比较大,在这条街上鹤立鸡群,所以左车儿虽然是二掌柜,但其他店铺的掌柜见了,也会客气几分,这就算是出人头地了。

  李大头这种小伙计,已经跟对方有了很大的地位差距,完全失去了找对方麻烦的条件,他要是得罪了左车儿,吃亏的只会是他。李大头虽然不甘心,却也只能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