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二一九 胜(下)(1/2)
第一氏族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(七千字)

  </p>

  天元军中,沙场老卒里的百战精锐,不愧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悍卒。

  </p>

  在眼下这种局面下,还有越来越多的战士,没有跟契丹军一窝蜂的乱跑,在被将校重新组织后,加入到了围攻山包的序列中。

  </p>

  其中的精锐修行者,更是争先恐后冲杀向前。御气境后期跟元神境,则是径直跃过人群,不管不顾跳上山包。

  </p>

  他们中的不少人,宁愿被符矢射中,付出自己的性命,也要扑倒对手,誓死打开缺口,让同袍能夺回属于他们的将旗。

  </p>

  夺回将旗,竖起来,让大军看到,众将士就有了主心骨,阵脚就有很大机会稳住。以天元军的素质,哪怕契丹军溃败了,他们也有再战的可能。

  </p>

  这里地形狭窄,只要能重新稳住阵脚,哪怕最开始人不多,但凡能挡住雁门军一阵,就会有越来越多老卒,从溃败中被约束回来,重新构建防线!

  </p>

  直到现在,两侧重重山林中,也没有大股雁门军杀出,这说明彼处根本不会冲出来敌人,这些天元精锐知道,他们的处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堪。

  </p>

  山头周围,很快就横尸无数,且不说翻滚下山坡的战士,地势相对平缓的地方,尸体都已经堆积成墙。鲜血汇聚成血潭,部分侵入地面,部分漂流成溪。

  </p>

  天元军修行者,不断跃过同袍的尸体,跟里面的大齐修行者殊死鏖战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烈已经陷入鏖战,回身乏术,赵逊带着数十名修行者,死死守着最后一片阵地,他们面前人影幢幢,双方修行者你来我往。

  一秒记住

  </p>

  真气流光灿若星河,照亮了一张张狰狞的脸、一双双猩红的眸子,也照亮了不断倒下的战士,从肚子里流出的肠子,从脖颈处喷涌的血泉。

  </p>

  不断有成群结队的天元修行者杀过来,跟赵逊等人近身搏杀,战斗异常惨烈。

  </p>

  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内,赵逊的真气就消耗了大半,身上也多了许多伤口,兜鍪不知何时被砍飞。

  </p>

  但他跟众人一起死战不退,哪怕身边有越来越多的同伴倒下。纵然地面已经全都是尸体,没了可以落脚的地方。

  </p>

  他们踩着不知是敌人还是同伴的脏腑,不顾那渗人的吧唧声,在浓得让人作呕的血腥味中,依然继续结阵而战,死不旋踵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逊沧桑的面容上,只有坚定之色,那双饱经风霜的眼眸里,也唯有决绝的战意。

  </p>

  多年的醉生梦死、行尸走肉,不但没有让他忘掉心中的苦痛记忆,对自己一复一日的失望,反而让他活得愈发痛苦。

  </p>

  曾经是站在群峰之巅的天才强者,自尊与骄傲早就深入骨髓,再大的挫折再多的酒色也无法消弭。

  </p>

  哪怕是跌落深渊,也无法坐视自己活得浑浑噩噩,猪狗不如。

  </p>

  从青楼案中脱身之后,他早就不在乎生死,他现在唯一追求的东西,就是要活得有价值,要对得起自己赵氏族人的身份。

  </p>

  他要向赵氏证明,自己就算无法拥有元神境后期的修为,也绝对不会活成侏儒,他还能站起来,还能为家族做贡献,还能沙场杀敌,还能夺旗立功!

  </p>

  他这一生,可以没有强者的修为实力,但他要重拾强者的骨头与气度!

  </p>

  为此,哪怕是付出生命,成沙场的一抔黄土,他也在所不惜。

  </p>

  皎月的清辉,洒满了山头的尸山血海。

  </p>

  跟一个强劲对手拼杀两招,赵逊忽然觉得对方的脸格外熟悉。

  </p>

  定眼一看,他心口一阵抽痛。

  </p>

  这个对手,竟然就是当初那个,跟他争夺某个心仪于他的部落酋长之女,而后将他击伤,又在他带那个酋长之女私奔回雁门关途中,追上来将他重伤,让他修行根基大损,终生都只能停留在元神境中期,再也无法有寸进的人!

  </p>

  “巴拉,是你!”

  </p>

  赵逊奋力斩出一刀,只觉得胸口耻辱的怒火汹涌如海。

  </p>

  当年之事后,那个不敢得罪雁门军的部落酋长,说他已经处死了巴拉。

  </p>

  却没想到,对方竟然还活得好好的!

  </p>

  “赵逊?”

  </p>

  巴拉挡下赵逊的横刀,意外之余,脸上充满讥讽,“你还是元神境中期?废物,跟当年一样废物!既然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,我今天就让你死无全尸!”

  </p>

  “蛮贼!你说谁是废物?!”赵逊怒发冲冠。

  </p>

  多年的屈辱记忆一下子涌上心头,他嘶吼一声,拼尽全力挥刀进攻,完全放弃了防守之念,只求斩杀对方。

  </p>

  然而,多年前,他就不是巴拉的对手,现在对方已经是元神境后期,赵逊就更是无法匹敌。

  </p>

  纵使赵逊有万千愤懑,说不尽的愤怒与屈辱,仍然在两招之内,就被对方一拳重重轰在胸口,吐血倒飞出去,跌倒在断裂的将旗旁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实话告诉你,高娃已经是我的妻子了。”

  </p>

  巴拉杀散两名扑过来修行者,一个箭步冲到赵逊面前,挥下的长刀虽然被对方挡住,但一击侧踢,依然将赵逊踢得再度吐血倒飞出去。

  </p>

  欺身而进,巴拉面上满是残忍的笑意,眼中更是充满戏谑,他接下来的话,让赵逊如坠冰窟,浑身汗毛都好似根根炸裂:

  </p>

  “你以为高娃喜欢你?真是愚蠢。那不过是我们设的一个险境罢了,目的就是为了制造一个局,让我有伤你的理由,事后能平息雁门军的怒火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实际上,我们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针对你这个,赵氏天赋最好的修行者!”

  </p>

  看着赵逊震惊的面容,巴拉快意无限。

  </p>

  他手中长刀斩下,肆无忌惮的道:“我们部落,不叫什么黄羊部,而是天元部!

  </p>

  “一百多年来,我们从未忘记向赵氏复仇,也从未停止过算计你们雁门军,而这十几年,是我们可以真正行动的十几年!

  </p>

  “为了方便日后攻下雁门关,为了更好的南征,赵氏的非凡奇才,都是我们要算计的对象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你如此,一年前,针对你们现在的家主继承人——赵宁的行动,同样是如此!”

  </p>

  “赵逊,在这个时候你本该是王极境,甚至是王极境中期,但你实在是太蠢了,竟然被高娃轻易迷惑!

  </p>

  “所以你不可能有前途,你的未来注定要葬送在我手里,纵然我只是年龄比你大,天赋远不如你,但你一辈子都只能是元神境中期,到死都是!”

  </p>

  话音方落,巴拉格飞赵逊的横刀,将对方踹翻在地,长刀朝对方额头劈下!

  </p>

  ......

  </p>

  赵宁手中枪出如龙,将面前的敌人捅了个透心凉,这名元神境初期的天元修行者,双手死死攥住枪杆,涌血的嘴角满是狰狞凶狠的笑意。

  </p>

  刹那间没能拔回长枪,双方有极短暂的僵持,赵宁想要弃枪闪避的时候,终究是慢了一步,侧前横扫过来的一根狼牙棒,正中他的脑门!

  </p>

  这是元神境中期的全力一击。电光火石间,赵宁只来得及稍微歪头。

  </p>

  狼牙棒将他的兜鍪扫飞,湿漉漉的头发散了开来,他耳旁嗡鸣作响,海中有瞬间的空白,整个人晕眩得只想趴在地上呕吐。

  </p>

  带着战阵中间突进,赵宁一路上不断拼杀,只想打开一条直通北胡军主阵山头的道路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起初战事顺利,尤其是在北胡军相继溃逃的时候,他一路追击砍杀,几乎没费多少力气。

  </p>

  但当他靠近北胡军主阵山包后,面前的乱军中,就开始出现前来阻击的天元军悍卒,他们逆势而行,跟赵宁等人战在一处。

  </p>

  刚开始,对方人数少,赵宁仍能不慢的前进,但是越是往后,面前挡路的敌人就越多。

  </p>

  他击杀了一个又一个修行者,杀倒了一片又一片战士,抬头看到的,仍然是黑压压的人头与不断靠近的身形,望不到尽头。

  </p>

  拦路之敌中的精锐修行者,也是越来越强,当白风口最后的几名万夫长,相继出现后,王柔花等赵氏元神境后期高手,全都被他们缠住。

  </p>

  作为锋头的赵宁失去强援,压力骤然增大。

  </p>

  厮杀到此时,倒在他枪下的天元修行者,没有一百也就八十。但他的符甲也已残破不堪、千疮百孔,很多符文阵列都被破坏,整体防御性只剩了三成不到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宁知道,此刻此刻,还能听从军令,从溃军中聚集到这里的战士,必然是天元军中最悍勇的那群人。

  </p>

  他们心智坚定,战技非凡,死不旋踵,而且多为实力不俗的修行者。

  </p>

  他的战斗愈发艰难,真气消耗急剧增加,到了后来浑身滚烫,周身血液好似都在燃烧,伴随着伤口逐渐增加,无数地方都在传来刺痛,折磨得人想要发狂。

  </p>

  被狼牙棒重击,赵宁失去了视野,也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,纵然他知道这极为危险,很可能再清醒的时候已经彻底无法动弹,当他却不能做什么。

  </p>

  嘭的一声,因为剧烈碰撞,赵宁的神智重新回到身上,第一个感觉就是钻心的疼痛,小腹好似已经被凿穿。

  </p>

  他看到了自己撞上的对象。一个元神境初期修行者。

  </p>

  对方手里的长刀,正捅进了他的腰腹,满脸都是得意而扭曲的狞笑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宁没有低头去看小腹的伤口,第一时间,他抬起脑袋,几乎是拼尽全力,用额头狠狠撞在对方的鼻梁上。

  </p>

  惨叫声中,有意识的闭了下眼再快速睁开的赵宁,这回视野没有陷入黑暗多久,已经丢失长枪的他,从腰间拔出横刀,顺势斩飞了对方的脑袋。

  </p>

  到了这时候,他仍然没空闲去看自己腹部的伤口,只是隐约觉得问题不大,毕竟有万丝甲的防护。

  </p>

  用掠空步闪过劈来的一刀,再站稳身形,赵宁手中的横刀,又削掉了一名修行者的手臂。

  </p>

  不等他再发动掠空步,陡然间,身体像是被蛮牛顶中,给撞得侧移了好几步。

  </p>

  周围的天元修行者太多了,作为战阵锋头,还想往前突击,赵宁几乎随时都在被围殴,身旁的护卫同样要面对强敌,多的是无法策应他的时候。

  </p>

  在他被迫侧移的时候,劈斩而来的长刀、战斧,在中途砍中了他好几次!

  </p>

  霎时间,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几乎要被剁散架,脏腑一阵翻腾,嘴里涌上一股腥甜,纵然是牙关紧咬,鲜血也从牙缝里溢了出来。

  </p>

  最严重的是,小腿不知被什么扫中,好似是长矛,抽疼让他几乎以为自己脚没了,本就不稳的身体,因为这一击直接倒了下去!

  </p>

  后背砸落在地的瞬间,眼前刀光斧影纷呈斩来。

  </p>

  太快了,他没有闪避的时间!

  </p>

  符兵的刺眼光芒中,眼前的世界虚实交叠,他好似回到了前世,置身烽火弥漫的战时京城里。

  </p>

  同样是因为被天元强者砍翻在地,他倒在了满是断肢残骸的血泊里,彼时他也是这般绝望这般不甘,同时又无比无力。

  </p>

  无法战胜眼前的敌人,无法左右战争的胜负,他在悲愤中被斩飞头颅。

  </p>

  最后天旋地转的视野里,是城楼上跟衣发飘飞,豪迈快意跟萧燕饮酒的赵玉洁;

  </p>

  是挥动那柄大的出奇的巨斧,从天元战士人群中,焦急万分奋力向自己所在的位置杀来,却被身后的天元强者,出其不意一剑洞穿了腹心,身体跟眼神同时僵住的赵七月;

  </p>

  是倒在自己身旁的无数赵氏族人;

  </p>

  是自己那具脖颈正在喷血的无头尸体;

  </p>

  是一群正在纵声狂笑庆贺胜利的天元战士,是无数被他们追逐残杀,抱着小孩儿,在逃窜路上被砍倒的大齐百姓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宁心痛如绞,如被万箭穿心。

  </p>

  重生这一回,本以为可以扭转命运,护住自己亏欠了无数的族人;

  </p>

  重上战场这一次,本以为可以改变国战大局,带着雁门军战胜强敌,拯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