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一九七陌刀(上)(1/2)
第一氏族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[/]

  </p>

  王柔花同样披挂严实,铁甲覆面,让人看不到面容,然而她一出手,阿古拉就推测出了她的身份。

  只因在雁门军中,修为跟赵北望不相上下的,唯有她一人。

  此时王柔花长枪连连击出,枪芒如雨,真气似潮,一招一式皆有雷鸣之音,一劈一扫无不气力万钧,阿古拉那刺眼夺目的刀势,被她当面完全压制!

  阿古拉自恃实力不俗,未将雁门军中普通元神境后期放在眼里,眼下却照面即处于下风,一时之间只有招架之功,而无还击之力!

  此情此景,他怎能意识不到,对手乃是大名鼎鼎的赵夫人?

  只是阿古拉没有料到,赵北望夫妇两人,雁门军最顶尖的修行者战力,会同时出现在先三万锋大军之中。

  且之前不管乙字营战况如何,王柔花一直未曾出手,这又显得不合常理。以她的实力,若是早些出击,乙字营必然能少死不少将士。

  事出反常必有妖,阿古拉忽的心头一紧,意识到有些不妙!

  王柔花并不跟阿古拉搭话,只是冷哼一声,攻势愈发凶猛。

  阿古拉见王柔花不说话,不由得沉下心来。

  他没有就此慌乱。

  王柔花虽然实力强悍,但要将他阵斩却也不易,短时间内不太可能。只要他能拖住王柔花,以眼下战局的形势,雁门军依然必败无疑!

  而且时间不会太长。

  王柔花跟阿古拉对战之际,赵宁带队将阿古拉的近卫杀散。他身边跟着不少赵氏精锐,个个都是好手,实力非一个万夫长的近卫队能比。

  长槊洞穿眼前最后一名天元修行者的咽喉,锋刃一转一拉,将其半边脖颈削掉。对方的脑袋皮球一样耷拉到一边,从马背上摔了下去。

  赵宁回顾整个战场,不禁眼帘低沉。

  宽阔的草坡上,到处都是勇猛精进的天元骑兵,哪怕是在混战,他们也保持着十人队的最低战阵配置。队与队之间的呼应、配合,更是娴熟无比。

  有完整百人队的地方,天元军的攻势就十分凶残,犹如狼群撕咬羊群,迂回包围的,弓箭策应的,骑马冲杀的,章法严整,井然有序。

  乙字营苦苦支撑,死伤不断。

  百战精锐跟沙场新卒的差别,到此时已经完全体现出来,每个天元军都知道自己该在什么位置,该干什么。

  有人配合同伴杀敌,有人接应受创同伴后撤,有人看到空隙就立即扑上去,而他周围的人则能迅速调整阵型,紧紧跟进。

  反观乙字营的将士,刚开始拼杀的时候,凭借的是一股血气之勇,自认为战则必胜,所以无惧无畏。

  而今战局僵持,己方还节节败退,都是心头震颤,举止失措。

  身体发抖者有之,畏敌怯懦者有之,疯狂大吼要跟对方同归于尽者有之,彼此之间的配合,已经出了很大问题,前进后退很难做到统一。

  数人、数十人聚集在一起,看着有战阵,实际已经没有战阵该有的整体性。

  在这种形势下,雁门军每个战斗区域、战斗群体,战损都在快速增加!一个区域支撑不下去,一个战斗群体被斩杀殆尽,导致的是整个局面的巨大劣势!

  所谓的训练有素,在这种时候已经没了多少作用,恐惧与冲动,让人的理智所剩无几。有勇气的将士,也仅仅是能吼叫着往前拼杀,而后倒下而已。

  血肉磨盘中,唯有历经生死、血战的老卒,才能控制自己的心绪。

  而雁门军中,这样的老卒少得可以忽略不计。

  这个时候,伤亡已经超过三成的乙字营,之所以还能在各处作战,无人逃窜没有溃败,靠的完全是都头、指挥使等将校的不断大喝与约束。

  这些将校,多为赵氏子弟。

  赵氏修行者,虽然也太久没有经历大战,但大齐第一将门的底蕴犹在。他们打小就在经受严苛、危险、全面的训练,心性坚韧,勇气非凡,临危不乱。

  虽然是第一次上战场,但类似于生死间较量这种极为宝贵的人生经历,家族早已给了他们。

  在生死关头该怎么稳住心境、该怎么判断局势、该怎么应对,家族也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教给了他们,让他们养成了根深蒂固的习惯。

  危急关头、不利局面下,从小到大的训练成果,让他们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!他们始终奋战在第一线,伤而不退!哪怕是战死,他们最后高呼的,也是杀敌!

  诚然,作为第一次上战场的新人,各方各面,赵氏子弟都没有做到最好,至少跟他们的对手,那些百战余生的天元军将校有差距。

  但他们至少用自己的鲜血,用自己的生命,在带领部曲奋勇拼杀!

  拼杀,不断向前拼杀,哪怕是不尽理智、战法不尽对的拼杀,也有莫大作用,它至少能抵消人内心的大半恐惧。

  在战场上,恐惧是最大的敌人。不管用什么方式,能战胜内心的恐惧,就有了杀敌争胜的资格!

  在这种情况下,赵氏子弟伤亡激增,一个接一个倒下。他们倒在血泊中,倒一个个大小战斗群最前面,倒在同袍的尸体旁。

  作为大齐第一将门的俊彦,平日里锦衣玉食、显赫人前,备受尊崇,享尽荣华富贵,而今到了战场上,他们奋勇作战,以命相搏,伤而不退,死不旋踵!

  他们没有辜负赵氏镇国之名!

  将有必死之心,士无贪生之念,赵氏子弟的奋勇,让乙字营将士在伤亡惨重、战局极端不利的情况下,依然能够不断战斗。

  没有人溃逃。

  这是乙字营能坚持到现在最大的原因!

  赵宁往草坡高处的左侧看去。

  他知道乙字营能坚持的时间,已经不是很长,伤亡半数是将士们心理能承受的极限。如果丁字营没有达成目标,那么此战三万雁门军就只有战败覆灭的下场!

  凤鸣山主峰山腰,右贤王察拉罕俯瞰整片战场。

  一旁的谋主白音啧啧称奇,半是赞叹半是忌惮的道:

  “短短时间内,雁门军伤亡已过三成,一支百年未曾大战的军队,在这种情形下,竟然还能不士气崩溃,各部犹能奋勇作战,真是奇也怪哉!”

  察拉罕没有马上接话。在天元部族壮大的过程中,他跟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