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一三六 审问(下)(1/2)
第一氏族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在这个名叫冯牛儿的少年郎的讲述下,赵宁了解到了他需要了解的东西。

  </p>

  冯牛儿跟冯三同出一村,勉强算得上是亲戚,原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夫,日子过得跟普通农夫也没啥区别。

  </p>

  闲时喝稀忙时吃干,一年也见不到几回肉,但好歹能够活得下去。

  </p>

  然而不管是在中原大地上耕种的农夫,还是在草原放牧牛羊的牧人,都得看老天眼色活人。但老天却是个没啥好生之德的蛮横主,绝对不会年年风调雨顺。

  </p>

  像冯三、冯牛儿这种一年到头勉强度日,家中根本就没几斤余粮的底层百姓,他们的生活根本经不起风吹雨打。稍有天灾,粮食缺收,处境就会非常艰难。

  </p>

  小灾小难的,惊动不了朝廷,官府也不会开仓放粮,每年的税赋却得照常交纳,于是乎家里断炊不说,粮种都会不够,甚至没有。

  </p>

  青黄不接。

  </p>

  这种时候,他们就需要向富贵大户借粮种,虽然利息高得离谱,却也不得不借。不借,就会立马断了生活来源,借了,还能有希望撑到明年。

  </p>

  富贵大户当然需要抵押,他们也只能把自家唯一拿得出手的资财——农田,抵押出去。

  </p>

  这要是第二年年景好收成好,他们还能还上借的粮种,要是年景再不好,都不用多大的天灾,借来的粮食就肯定还不上——毕竟利息太高了。

  </p>

  这个时候,富贵大户就会来收走他们的田地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我们都给那些富人跪下了,百般祈求,可他们就不是不同意再缓一年,也不肯少收半颗粮食。我们怎么都凑不齐那么些粮食,他们就一定要拿走我们的田!

  </p>

  “没有地了,没人能活得下去,有人的人家被迫卖儿卖女给那些大户做下人,好换来一年的期限,有的誓死不交祖田,却被对方的家丁打得半死不活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那些富贵大户,他们家财万贯,锦衣玉食,就算几年不收租,也不会影响吃饭,可他们就是不肯让我们多缓一年,一定要收走我们的田地,硬要逼得我们都没了活路!

  </p>

  “这些富贵大户,为了几百斤粮食,不惜让我们家破人亡!赵公子,你说说,他们可还有半点儿人性,可曾把我们当人看了?!”

  </p>

  冯牛儿说到这里,已经是泪流满面,悲愤让他双拳紧握,双目一片猩红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宁有片刻的沉默。

  </p>

  从皇朝律法上说,这些富贵大户并非罪大恶极,甚至都没有触犯律法。毕竟借粮种的时候,是你情我愿,没谁逼迫。

  </p>

  农夫用农田作抵押借了粮食,到期了还不上,富户地主就可以收走他们的田,顺理成章。官府也不能说什么。

  </p>

  比起刘氏侵占百姓良田的种种恶劣手段,这些普通富贵大户的行为根本谈不上十恶不赦,谁让老天没有年年风调雨顺呢?

  </p>

  在任何天灾人祸面前,富贵之家都比贫寒之家更坚挺。很多时候,前者还能顺势发后者的财。所谓弱肉强食,不外如是。

  </p>

  要说这些富贵大户有没有人性,那的确没有。

  </p>

  但这是道德问题,只要这些富贵大户没有触犯律法,皇朝绝对不会因为道德问题把他们下狱。

  </p>

  所以没人能阻止这种情形发生。

  </p>

  这就是土地兼并。

  </p>

  绝大多数人对财富,对生存资源的追求是无止境的,永远不会满足,所以为富不仁是必然的。那些富贵大户趁天灾发生的时候,用借贷的方式侵吞普通百姓的农田,虽然卑鄙无耻,但合理合法。

  </p>

  这便是土地兼并问题,根本无法被彻底解决的根结所在。

  </p>

  除非富人都变得仁慈,停止攫取更多财富,除非年年风调雨顺,否则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百姓,失去自己安身立命的田地,不得不妻离子散,背井离乡,而后客死异乡。

  </p>

  面对这样的现实,赵宁能说什么呢?

  </p>

  不管皇朝开国之初,制定的土地政策有多么合理,随着时间推移,最终都会走到土地兼并的死胡同里。

  </p>

  冯牛儿到底年少,心思没有那么深沉,见赵宁不说话,便哽咽着继续道:

  </p>

  “狗大户收了我们的田地,我们没了饭吃,好在他们也需要人种地,所以我们就成了他们的佃户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狗大户在我们那里,其实名声并不差,至少没有做过强抢民女、无故殴杀百姓的举措,我们原本以为,做了他家的佃户,虽然要受管束,好歹也是一条活路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最初两年情况的确不太差,虽然一年到头没有任何闲暇时候,每日都是起早贪黑,还总有狗大户的家丁监工,但我们也都勉强能活下来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平日里狗大户对我们也没有随意打骂,偶尔还来嘘寒问暖,说话也客客气气,并不吝啬笑脸,称得上是相安无事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就在我们以为日子能好好过的时候,狗大户家的小公子竟然祸害了三哥家的妹妹,事后还拒不承认!

  </p>

  “我们找上门去,平日里慈眉善目的狗大户,竟然说翻脸就翻脸,指责我们这是想要攀龙附凤,故意指使三哥的妹妹勾引他儿子!

  </p>

  “恰逢那一年大旱,我们种的地里粮食收得极少,还没有种下去的粮种多,狗大户便削减了我们口粮,让我们一天连一碗粥都喝不了!

  </p>

  “三哥的妹子因为受不了风言风语,最后跳河自尽,我娘亲得了病,没钱医治,无论我跪在狗大户家门前如何磕头,他们就是不肯借钱,最后我娘亲病饿而死......

  </p>

  “她快死的那几天,一口粥都不肯喝,说她已经没救了,吃什么都是浪费,让我多吃些,好撑到明年......”

  </p>

  说到这里,冯牛儿失声大哭,凄厉得让人不忍听闻,如同一个婴孩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宁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。

  </p>

  冯牛儿口中的“狗大户”,平日里之所以对他们客气,应该是希望他们努力干活,不想把他们逼急了,免得他们逃跑,或者是过急跳墙。

  </p>

  后来“狗大户”的儿子祸害了冯三的妹妹,为防官府来查这件事,给自家惹麻烦,当然要一口咬定那是对方心怀不轨的勾引。

  </p>

  总而言之,一切都是为了利益。“狗大户”的利益有保证,他就不介意露个笑脸,表现得温和有礼,一旦触碰了他家的利益,就会毫不犹豫面目狰狞。

  </p>

  如若不然,前年大旱时,地里粮食几乎绝收,“狗大户”也不会削减他们的口粮,毕竟这不是他们的过错。

  </p>

  说到底,是“狗大户”自家受了损失,他要转嫁一部分到佃户头上,不能全部自己承受。

  </p>

 &ems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