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一六五 圣命(1/2)
第一氏族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不远处的马厩里,有一个涮马的小厮,看起来十四五岁,虽然年纪轻轻,但眉眼间却有一股成年人都少有的坚毅之色。

  </p>

  正是数月不见的冯牛儿。

  </p>

  对方干活很卖力,也很专注,目不斜视。眼下已经到了夏末时节,北境边地早就颇为凉爽,但冯牛儿却是大汗淋漓,连汗衫都湿透了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宁刚要过去,赵辛身旁一个虎背熊腰的彪形校尉,就笑呵呵的上来抱拳见礼:

  </p>

  “将军,早就听说你是百年难见的修行奇才,弓马娴熟,卑职仰慕已久,眼下既然到了靶场,还望有幸瞻仰一二。”

  </p>

  他话说得很客气,态度也恭敬,但身上那股子桀骜之气,却是怎么都掩盖不住。想来他平日里在营中,也是说一不二、很受敬重的人物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宁扫了一眼其它将校,他们都在这位彪形校尉身旁一脸期待,不乏有人露出打算看好戏的眼神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宁看向赵辛,后者摊摊手,示意这事儿跟他无关,介绍那位校尉道:“这是黄指挥使,虽然只是御气境后期,但骑射之术独步营中,无人能及。”

  </p>

  身在将门,赵宁对眼前这一套也很熟悉,新任主将初来乍到,要想迅速确立权威,就得给部下中的桀骜之辈下马威,或者被对方给予下马威。

  </p>

  如果是后一种情况,那主将往后就很难混了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宁以元神境初期的修为,可以一来就统领五千轻骑,但必须要有相应的能力,否则就莫怪麾下那些骄兵悍将不服气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宁虽然是赵氏家主继承人,但赵氏治军的办法,从来就不是标榜特权,无视军中规矩。那样的话,雁门军也不会有多大战力。

  </p>

  正因如此,对黄克捷的行为,赵辛没有喝斥、阻拦,而是抱着默许的态度,其它将校也没觉得黄克捷有多冒犯赵宁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好不容易来了军营,我也想松松筋骨,既然黄指挥使的骑射之术很高明,那你我不妨切磋一番,如何?”赵宁很大方的道。

  </p>

  对骑兵而言,没有比骑射更重要的技艺了,弓马是否娴熟,便是衡量一个骑兵是否合格的基本标准。

  </p>

  黄克捷见赵宁这么给自己面子,也是大喜过望,他对自己的本领很有信心,有意在赵宁和众人面前卖弄一番,当即再度抱拳:“卑职恭敬不如从命!”

  </p>

  有行动敏捷的校尉,立即去给赵宁牵了一匹战马来,赵宁见战马很是神骏,也就没有另行挑选,等到黄克捷迫不及待翻身上了马,赵宁便让他先开始。

  </p>

  百步之外,支起了数个丈高的支架,每个支架上都用细绳吊着一枚铜钱,北风吹拂,铜钱微微有些摇晃。

  </p>

  既然是修行者比拼骑射,难度自然不是寻常甲士可比,用箭靶草人之类的,就太过低级。

  </p>

  此时,靶场远近已经聚集了不少将士,那些在训练的士卒都停了下来,在各自校尉的组织下,列好了阵型,堂而皇之又兴致勃勃的在一旁等着看两人切磋。

  </p>

  新任主将跟营中最好的骑兵比拼骑射,怎么都值得观摩学习一下。

  </p>

  黄克捷跨着战马在人群前兜了半圈,随着他来到起点处,高举手中铁胎弓,几个小方阵千百名将士,立即爆发出整齐的呼喝声:

  </p>

  “风!”

  </p>

  “风!”

  </p>

  “风!”

  </p>

  声势不凡,气冲斗牛,男儿豪气热烈得犹如火焰,好似要当场燃烧起来。

  </p>

  黄克捷明显很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,大笑三声,忽的双腿一夹马肚,战马便犹如离弦利箭一般窜了出去,到了架子正前方,他的速度也提了上来。

  </p>

  双脚踩住马镫,双手离开缰绳,微侧上身,闪电间抽出四棱铁箭,拉满铁胎弓,瞄准微微有些摇晃的铜钱,松开手指,铁箭顿时飞射而出,刹那间掠过百步距离,正中第一枚铜钱!

  </p>

  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犹如行云流水,充满力量的美感,观之让人心神震动,又觉得赏心悦目。

  </p>

  如是七次,等到黄克捷冲出最后一个支架的正前方,七个铜钱相继消失不见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好!”赵辛满脸赞赏之色,带头喝彩。

  </p>

  一众将校,跟场边的士卒们,也俱都大声叫好。

  </p>

  如此射术,也的确当得起万众瞩目。

  </p>

  黄克捷对自己的战果很满意,下了马,直接将铁胎弓丢给自己的部属,看也不看一眼,快步走到赵宁面前,抱拳道:“卑职献丑了,将军请!”

  </p>

  他这般迫切的样子,倒好像是等不及要看赵宁出丑一般,若是在文官官场里,必然会被认为太过嚣张、咄咄逼人,说不得就要被上官记恨。

  </p>

  但这是在军营,所以在众人眼中,黄克捷也就是心直口快、性急了些,并无太大不妥。

  </p>

  随着黄克捷这个抱拳的动作,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在了赵宁身上。

  </p>

  他们都在等赵宁出手。

  </p>

  亦或是不出手。

  </p>

  在众将士看来,赵宁不出手的可能性有,而且不小。

  </p>

  黄克捷虽然修为不太高,但却已经过了而立之年,在军营打熬得时间很长,日日苦练,再加上不俗的悟性,这才磨练出了这般出众的技艺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宁呢?

  </p>

  就算赵宁顶着赵氏百年一遇修行奇才的名头,终究是不过年方十七。

  </p>

  他根本没太多时间让自己变得弓马娴熟。

  </p>

  能这么早就达到元神境初期,可想而知,赵宁的绝大部分时间,都用来修炼了。

  </p>

  如果赵宁骑射之术落后黄克捷太多,那么为了避免颜面扫地,就只能选择夸赞黄克捷一番,自己不出手。

  </p>

  这样虽然会有损主将权威,但终究是比当众出丑要好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辛作为赵宁的堂兄,眼下也只是期望,赵宁这个秋猎第一名,有为眼下这道坎提前做准备,就算技艺不如黄克捷,也莫要差太多才好。

  </p>

  亦或者是用自己元神境初期的修为,弥补射术的不足:譬如说,不用普通铁胎弓,改用符弓,这样就算射不中铜钱,也能用元神之力震碎铜钱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宁的确没有立马动身。

  </p>

  只是淡淡瞟了黄克捷一眼。

  </p>

  就在将士们认为赵宁的确是自认技不如人,没打算上马的时候,就听见赵宁冷冷地道:

  </p>

  “都虞候说黄指挥使的齐射之术,在本营中已经是最好,但在本将看来,却一无是处!

  </p>

  “本将倒是想问问,马军乙字营将士的骑射水平,竟然真的已经差到了这个地步?”

为您推荐